他举例

2020-06-01 08:16

曾经两次进藏工作的范小建对于高原牧区传统牧民艰苦的生活条件再熟悉不过。如今,生活在那里的牧民主要的生活能源来源还是烧牛粪,而且,在可预见的几年内恐怕也还将如此。而捡牛粪是一项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

“我有3条建议。”在介绍完背景后,范小建进入正题,“一是农业部能否帮忙解决一下高原牛粪捡拾车的农机鉴定问题,否则推广会遇到障碍;二是农业部和财政部能否一起研究一下把这台车列入农机推广补贴的目录;三是扶贫部门能否在扶贫政策上给点支持。”被范小建点名的农业部、国务院扶贫办的领导就坐在会场。

“按规定,政协委员提案时需要主动提出提案是交由哪个部门来回应解决,但有些问题是单一部门解决不了的。”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一场小组讨论中说道。他举例,比如他常年关注的教师待遇问题,财政部、人社部、发改委都不能单独做主。葛剑雄认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机制上进行改变。

农业部的领导也“跑不了”,会议结束后,范小建赶忙走到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跟前,嘱咐道,“这事你得盯住”。这一要求也得到了积极的回应,余欣荣副部长对范小建说:“这件事你放心,我们一定重视。”

“主持人,这边给一个机会!”有委员嚷着,另外一些委员则将桌子上自己的名牌高高举起以吸引主持人的注意。相比之下,抢到了发言机会的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原副组长范小建算是幸运的。

在听罢范小建委员的发言后,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欧青平当即表示,“这个提案很有针对性,特别是对解放广大牧区的妇女劳动力非常有效”,并承诺下一步国务院扶贫办会配合农业部等相关部门做好这项技术的推广和运用。

范小建今年的提案是关于“牛粪”的,听来新奇,但却有可能影响西藏和4省藏区以及内蒙古、新疆,共约七八百万牧民的实际生活。

而提案办理协商会这一形式,为解决提案落实的效率问题提供了一个可行方案,甚至可以让一些需要多部门联动的提案搭上办理“直通车”。

有没有办法减少捡牛粪的劳动强度?3年前,中国农业大学教师在社会实践中看到了牧民的这一难题,于是在高原牧区开展研发与试验,造出了一台“高原牛粪的捡拾车”。这台“专供”高原牧民收牛粪的捡拾车,不需用电,也不需为轮胎打气,只需1个工具就能够将6个组件组装起来。用这台车捡牛粪的劳动效率相当于当地牧民单人劳动效率的5~10倍。

事实上,提案能否落实是很多政协委员最为关心的问题。尤其是当一份提案所提及的问题,涉及多个职能部门时,这样的担心尤为突出。

这个结果让第一次来参加提案办理协商会的范小建很满意。“这个事情,算是和有关部门都挂上了钩,我心里就踏实了。不然的话,等着文件运转还得很长一段时间。”范小建言语间还是放不下对藏区人民生活境况的牵挂,“对于高寒牧区,人们去得少、了解的少,如果一项提案能照顾到这些偏远地区老百姓的实际需求,那真正是为人民办了实事”。

去年6月,50台捡拾车样品送到西藏当雄牧区后大受欢迎。当雄县长向范小建感慨:“这么多年了,真正为我们牧民研究的机械实在是太少了。”今年,范小建联合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以及农业界别的22位全国政协委员正式写成提案,提交给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希望国家支持推广高原牛粪捡拾车。

为什么要在这个场合说这个提案?“因为我怕这个提案如果没有分到真正管这件事的部门,很可能转一圈回来后,还是落实不了。”范小建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这场提案办理协商会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广辟农民增收致富门路”为主题,这正是在农业和扶贫部门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范小建的“老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