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安全状况有所恶化

2020-05-30 08:55

四、受国内政治动乱拖累,短期内各级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将会大幅上升,中期各级政府偿债压力和融资需求均保持较高水平,较好的债务结构使偿债能力总体得以保障。在经济低迷及新政府为稳定国内政治局势而大幅增加民生开支和财政补贴的双重作用下,预计2011年和2012年财政赤字率将进一步上升至5.2%、4.1%的水平。随着经济复苏和政局稳定后政府缩减民生开支,中长期内各级政府财政赤字率将保持在3.5%左右的水平。各级政府债务负担在中期内将继续攀升至50%左右的水平,但其债务期限结构较好,短期债务在总债务中的比重不到10%。鉴于突尼斯尚可获得多渠道的外部援助,政府偿债能力可以得到基本保障。

突尼斯目前国内政局稳定性和安全局势依然较脆弱,改善民生、发展经济的巨大压力将对联合政府执政能力提出挑战;同时对欧洲市场和资金高度依赖的突尼斯将因主权债务危机深化而延缓经济恢复步伐;中东北非地区政治局势不稳使突尼斯的地缘政治风险上升。这些因素将会制约国家经济发展、财政和国际收支状况的改善。因此,大公对未来1-2年内突尼斯本、外币的国家信用评级展望均由稳定调为负面。

五、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下降,国际收支状况快速恶化,官方外汇储备骤减,外债偿付能力有所下降。旅游收入锐减使经常项目逆差增大和外资大量撤离使得突尼斯资本和金融项目呈现资金净流出的局面,估计2011年国际收支将出现占国内生产总值3.9%的逆差。预计伴随着国内政局企稳后的经济复苏及外资回流,未来两年经常项目和资本、金融项目双逆差局面仍将持续但逆差幅度会缩小。尽管突尼斯外债规模适中,但国际收支状况的恶化以及外汇储备的急剧减少,导致其外债偿付能力有所下降。

三、银行体系稳健性和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受政治危机冲击显著下降,政府借贷大量增加提高银行系统性风险。经济下滑以及利比亚等国动乱使突尼斯银行业海外机构损失严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大幅提高,而银行拨备水平显著不足、利润微薄使其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差。此外,银行业历史呆账较多和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也将在中长期内抑制金融业发展和稳健性提高。

下调突尼斯国家信用等级的主要原因阐述如下:

二、政治动乱严重破坏外向型经济发展,未来经济增长在政局稳定后逐渐回升,但制约经济增长的结构性问题较突出。旅游收入和外国直接投资受政治动乱冲击大幅下降,政府为稳定国内政局而加大民生投入成为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随着国内政治局势企稳和外国投资者信心的恢复,预计2011年和2012年突尼斯将分别实现1.2%、2.5%的低速增长。中长期来看,突尼斯经济有望继续小幅恢复,但常年的经常项目逆差显示经济竞争力不足,以及对欧盟国家资金和市场的高度依赖使其经济脆弱性突出;加之国内区域发展严重不平衡和高失业等引起的长期经济结构性问题将制约未来经济增长水平获得较大提升。

中国经济网上海12月19日讯(记者李治国)大公决定将突尼斯共和国(以下简称“突尼斯”)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从bbb+下调至bbb,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不利外部环境与国内政治秩序剧烈动荡引起了突尼斯经济、金融和财政形势普遍下行,未来需要经历较长时间的调整才能趋于稳定,从而导致政府偿债能力有所下降。

一、需要较长时间重构政治平衡,国家安全状况有所恶化,经济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提高。受长期政治独裁及高失业率等引起民众不满情绪上升的影响,2011年初突尼斯爆发了“茉莉花革命”,国内政局陷入混乱。以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为首的联合政府上台执政顺应了国内求变呼声,虽然其在国内有着较为广泛的群众基础且政策偏于中性,有助于弥合社会分裂,但因缺少实际治国理政的经验及国内政治制度化水平较低,未来政局稳定性和执政效率面临挑战。此外,由于埃及、利比亚等邻国局势不稳,中东北非地区泛伊斯兰化使宗教极端势力影响力大增,突尼斯地缘政治风险趋于上升。